精彩回顾| 华丽而隆重的句号

编辑:发布时间:2021/06/05浏览人数:4958人

精彩回顾| 华丽而隆重的句号

      今晚,昆明聂耳交响乐团2020-2021音乐季顺利闭幕,本场音乐会作为音乐季的句号,因为有了艺术总监黄屹和小提琴演奏家高参,以及全体演奏家的共同努力,现场乐迷感受到了这个句号的华丽和隆重。

图|黄屹

在西贝柳斯的作品中,创作于1903年的《d小调小提琴协奏曲》始终是最受欢迎的一部。在帕格尼尼确立小提琴“炫技”传统之后,这位来自北欧的作曲家稳稳地接住了小提琴在古典音乐界的新传统。


但是,今晚在春城剧院上演的这首作品并非以炫技为最终目的,反而是在它那华丽与肆意放纵的旋律背后,我们看到的是昆明聂耳交响乐团与小提琴演奏家,以及乐团艺术总监黄屹带领大家在古典音乐的道路上,展现出艺术家们用热情和才华,不断向艺术高峰攀登的坚韧和信心。



图|高参

这一作品打破了西贝柳斯擅长的芬兰的神话传说和芬兰的景色,它更像一首蕴涵深意的诗歌,出自西贝柳斯的心灵深处。


第一乐章的主旋律,为小提琴演奏家高参带来了尽情展示炉火纯青的演奏技艺的空间,哀婉和狂想式的主题在他与乐队交互展现才华的进程中填满听者的内心,饱满的情绪即将呼之欲出之际,音乐结构巧妙收尾,而后转入第二乐章。

第二乐章继续在偏暗的色彩中,展开柔板,木管乐器演奏出如叹息般的乐声。高参的演奏擅长唱出哀怨的长难句,这是一位艺术修养成熟精进的演奏家步入一线演奏家的入场券。管乐部分的铺陈厚重而遥远,让高参的独奏如同朗诵一首诗歌,背景音乐将这首诗歌的意境延伸至更为辽阔、深远的幻境。

末乐章,抛弃了暗沉的基调,将一首狂野的舞曲交给听众。这个部分才是高参与乐队共同的“炫技”场,颗粒分明的间隙用舞步流转的韵律粘合在一起,昆交此次的演奏呈现出职业乐团独有的稳重和洒脱。这个部分曾被人称为“北极熊的波兰舞曲”,高将无数个难度极高,而且连续不断的高难度片段严丝合缝地连成一串,直至结尾处那一连串辉煌向上飞掠的旋律直达灿烂的顶峰。在黄屹指挥的带领下,我们看到的是技艺高超的演奏家与日趋成熟的乐团共同驾驶着一辆高速飞驰的汽车在北欧的山间小路上,留下快速经过的华丽身影,身后留下一道道沉稳的痕迹,令人拍手称快,不禁叫好。


随后的返场曲《马刀舞曲》一如既往地令人欣喜愉悦,这是高参的风格。更为可贵的是,昆明聂耳交响乐团的演奏家们与高参默契的配合,将本乐季的闭幕音乐会推向前所未有的高潮。观众席里那一声抑制不住的“好!”让人在随之而来的掌声中,感受到中国古典音乐事业一片光明的未来。



图|马勒
上世纪60年代末,伯恩斯坦曾亲自撰文,用 “马勒:他的时代已经到来!”亨利-路易·德·拉·格朗日以权威传记作家的身份撰写《马勒》,他在传记前言称“马勒是一个神话。马勒是尘世间瞬间显灵的人物。读此书将被施予魔法,令人成为马勒”。马勒带着那些无论在规模还是情志上都塞满感叹号、问号的音乐,大踏步走进主流视野,成为音乐史上的又一座高峰,持续至今。

当我们全情投入地讨论马勒、解读马勒、聆听马勒、感受马勒的时候,不妨从他的第一交响乐《巨人》开始。今晚,艺术总监兼首席指挥黄屹带领昆明聂耳交响乐在春城首演这首作品,我们看到了昆交庞大的演出阵容。


马勒第一交响曲的开场,充满了马勒式的静谧与惊世骇俗。低音部分的持续音犹如电波的流动,木管组各个乐器的声音犹如晨曦中逐渐清醒的万物,依次打开喉咙,最后在弦乐声部以温柔流转的姿态加入,奏响了马勒想要展现的万物生长的大自然画卷。逐渐叠加的音量和钟鼓齐鸣的热闹场面,依然充满了马勒独树一帜的哲思。无论旋律如何流转,无论马勒转调和配器法的转换将鲜明的主题在多次的再现中展现了强大的宇宙观,让人听到的不止是世间万物的声音,还有浩瀚的星空和无垠的宇宙从交响乐的画面中露出各自的身影。

在这首作品中,我们鲜有听到如此清晰的低音声部崭露头角,我们鲜有感受到单个乐器的色彩如此明丽动人,就连中提琴声部都有着属于自己的solo,甚至连铜管乐的不协和音也在交响乐中找到了属于自己恰如其分的位置。低音提琴和定音鼓被赋予了不常见的重任,他们不仅仅是点缀色彩的主力军,他们自身也在马勒的作品中拥有了自己独特的色彩和角色。马勒被誉为“跨在分界线上的巨人,左脚植根于19世纪,右脚试图在20世纪寻找立足之地”,从这句话中我们不难感受到马勒作为一位具有大胆创新意识的作曲家在世时的雄才大略。历史每向前跨进一步,都有着一股巨大的力量力排众议,并将历史的车轮朝前进的方向用力推。


听马勒的第一交响曲,在骤然巨变的节奏型和速度中,还有突然切换的音乐色彩中,你会发现聆听交响乐本身的乐趣,果然是被马勒发现了一大半。你也会惊讶地发现,你在交响乐中,想哭、想笑、想呐喊、想唱歌、想和爱人跳起舞来……我们更好奇的是,他是如何在交响乐的创作中找到了这种乐趣呢?


这首作品的排练和演出,对于昆明聂耳交响乐团全体演奏家而言,似乎也是一次前所未有的“过瘾”体验,刁钻困难的片段,节奏和速度以及各声部之间“谜”一的配合和衔接,真是一次对自身演奏潜能的考验和激发过程。


感谢马勒,让昆明聂耳交响乐团的闭幕音乐会充满了交响乐最大限度的乐趣和挑战;更要感谢艺术总监与乐团演奏员携手走过的5个音乐季,共同在古典音乐艺术世界里体会和感受了经典作品的无限魅力。

再次感谢春城的古典乐迷,感恩您与我们昆明聂耳交响乐团一路携手,在交响乐的世界里共同走过的5个春秋!




乐迷寄语:

     马勒是音乐上一个巨大的台阶。首演马勒交响曲绝对是昆明音乐演出史上的一个重大事件。攀上这个台阶,乐团会越来越自信、越来越成熟。祝贺乐团马勒第一交响曲首演成功!





2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