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益求精 一以贯之——昆明聂耳交响乐团首席领衔2023-2024音乐季《室内乐音乐会》

编辑:发布时间:2024/06/17浏览人数:831人

      在音乐的世界里,室内乐艺术以其独特的魅力和精致的表达方式,始终占据着不可替代的地位。室内乐的艺术价值在于它的纯粹和专注,这种音乐形式超越了外在的装饰,回归到音乐最本质的部分——演奏者之间的对话以及与观众的心灵沟通。它不依赖华丽的舞台装置或炫目的灯光效果,而是通过每一个音符的真挚表达,建立起演奏者与观众之间的直接联系。



      在过去近一年的时光中,我们曾在昆明聂耳交响乐团惠民普及音乐会中多次领略过室内乐所展现的艺术之美。2024年6月14日20:00,在云南省大剧院音乐厅上演的“昆明聂耳交响乐团2023-2024音乐季室内乐音乐会”,是本音乐季唯一一次将室内乐纳入乐季音乐会演出规格的室内乐专场,音乐会不仅向广大乐迷观众全面展示了室内乐的默契合作与深入探索,更体现了乐团演奏家在室内乐领域不断精益求精、一以贯之的艺术信仰。



音乐会的曲目设计颇具昆明聂耳交响乐团一如既往的创新精神:从弦乐四重奏到铜管五重奏再到木管八重奏,以多维度的展示在同一场音乐会的集中呈现,以及首席演奏家领衔的专业阵容演绎,标志着乐团在全面探索音乐多样性和艺术深度上的新里程碑。

当晚,开演前的滂沱大雨也未能阻挡观众们的如时奔赴,观众们的执着与热爱为这场演出注入了更多的温度,亦成为音乐会令人感动的前奏。



      音乐会在乐团单簧管演奏家台祎超的导赏中启幕,台老师深入浅出地向大家介绍室内乐艺术的发展脉络,并逐一介绍了音乐会作品。在观众的翘首期待中,由曾珂(代理乐队首席)、 陈娟(小提琴)、牛路(中提琴声部首席)、王艺洁 (大提琴声部首席)四位演奏家带来海顿“D大调弦乐四重奏‘云雀’,Op.64,No.5”,这部作品的名字源于其优美的旋律,如同“云雀”在天空中自由飞翔,带给人愉悦的感受。海顿作为古典音乐领域的巨匠,他的作品深刻地影响着古典音乐的结构和发展,尤其是对弦乐四重奏形式的完善有着不可磨灭的贡献。这部作品不仅要求演奏者有极高的技术水平,更需要他们能够深入理解作品的情感与结构,以及如何在演奏中传达这种理解。


      弦乐四重奏的第一小提琴由曾珂担任,他的演奏准确、灵动,旋律线条流畅自然,完美地引领了整个四重奏的音乐走向。第二小提琴陈娟与曾珂之间的配合默契无间,二人的音色和音量控制都达到了高度的一致。陈娟在细节处理上尤为用心,使得每一次的和声转换都显得自然而优雅。牛路的中提琴演奏内敛而细腻,恰到好处地平衡了第一、第二小提琴的亮度,为四重奏的整体音响增添了丰富的层次感。王艺洁的大提琴演奏既有力量又富有表情,支撑着整个四重奏的和声,在处理海顿作品中常见的快速跳跃和技巧性段落时,王艺洁展现了优秀的掌控力,同时也保持了音乐的流畅和连贯。



“c小调第四弦乐四重奏,Op.18,No.4”是贝多芬风格转变的关键之作,它不仅展示了作曲家对弦乐四重奏形式的深刻理解,也体现了他在音乐创作中精益求精的创新精神。尤其是第二乐章,温暖的慢板旋律如同在无垠的夜空中找到一片温柔的光,细腻的情感表达和对和声的精妙运用,使得这一乐章在室内乐中达到了罕见的艺术高度。贝多芬如何在这一乐章中将简约与深邃完美融合,是对演奏家的一大挑战,也需要演奏家之间有着极高的默契和深刻的音乐理解。

对于弦乐四重奏的演奏家而言,准确诠释贝多芬的这一乐章是一项艰巨而又令人兴奋的任务。大提琴首席王艺洁告诉笔者:“这次室内乐音乐会与往常的乐队演出不同,对于演奏家之间的配合和默契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这部作品不仅对演奏家的体力和耐力是一个极大的挑战,其写作手法更深刻体现了贝多芬与生命对抗的精神。”尽管面临这样的挑战,在当晚的演出中,弦乐四重奏的演奏家通过精妙而又富有表现力的演奏技巧,使得第二乐章的慢板旋律充满了流动感和层次感,不仅让听众能够感受到作品的深刻内涵,也能够体会到贝多芬音乐中的创新精神与前瞻性思维。



据乐队副队长、中提琴首席牛路介绍:“在我们的弦乐四重奏组合中,每一个人都是指挥,每一个人都在排练中融入自己的意见和观点,全情地投入到排演当中。”这种做法体现了组合成员间的深厚信任,而正是这种开放和尊重的态度,保持了团队的和谐与统一。他们深知,最终的目标是为了呈现更加动人的音乐,更贴近作曲家的创作意图,展现室内乐的独特气质。在这个过程中,虽然需要互相让步和妥协,但从未牺牲各自的艺术个性。相反,他们互相欣赏,享受彼此的艺术造诣和处理方式,共同诠释了这部作品深邃的精神内涵又呈现出极具美感的音乐享受。



值得一提的是,弦乐四重奏的演奏家们对乐谱版本的选择表现出了极高的专业精神和对艺术的尊重。他们经过反复对比和挑选,最终确定使用亨乐出版社的原版谱,这一决策凸显了他们对音乐演绎的严谨态度。乐谱版本的选择对演奏家理解和演绎作品有着直接的影响,因为不同版本在指法、弓法标记,乃至音符和节奏处理上都可能存在差异。亨乐的原版谱尽可能接近作曲家的原始手稿或初版,从而确保了作品的原貌得以最大程度地还原。

乐团演奏家们坚持使用准确的原版谱,显示了他们致力于为观众提供最高质量的演出,不仅在技术层面追求精准,更在音乐表达上追求忠实和透明。这种对音乐细节的关注和对音乐艺术的尊重,体现了乐团一以贯之、精益求精的艺术态度和追求。

铜管五重奏版“爱的致意”无疑是对原钢琴独奏作品的一种创新和突破。原作的温柔抒情被铜管乐器的深厚音色所增强,同时融入了宽广与深情,让人耳目一新。这种改编不仅保留了原作的情感精髓,还赋予了作品全新的生命,使其在室内乐领域脱颖而出。



在结构上,这部作品展现了埃尔加的音乐构思能力。作品由简洁直接的主题开始,经过一系列精心设计的发展和变化,逐渐展开成一个复杂且精细的音乐画卷。这种紧凑而逻辑性极强的结构设计,使得每一个乐句都充满了意义。

由郭晨宇(小号声部副首席)、李健(小号) 、陈琪(圆号声部首席)、王超(长号声部首席)以及Sandu(大号,特邀)组成的“铜管五重奏”,表现同样令人印象深刻。每位演奏家不仅展示了高超的技术水平,更通过每一个音符传达了深厚的情感。在铜管五重奏的合作中,声部的交互和层次的搭配得到了精心地处理,使得每件乐器都能够充分发挥其独特的音色和表现力。这种精准的配合和对细节的关注,确保了音乐的连贯性和整体性,同时也体现了演奏家之间非凡的默契和协作精神。




特别值得称赞的是,通过这种独特的编配,"爱的致意"不仅在音乐表达上得到了增强,其在室内乐中的表现范围也得到了极大地拓宽。这部作品成为探索乐器可能性的一个典范,展示了在有限的乐器组合中如何创造出无限的音乐空间。每一件铜管乐器都在此扮演着关键角色,它们的整合超越了单一乐器的表达能力,共同创造了一种丰富而立体的音乐体验。

铜管五重奏这一形式为莫扎特“魔笛”序曲提供了一个紧凑而精致的音乐框架,使其主题得以在辉煌与庄严的氛围中展开。在这样的编排中,每一件铜管乐器的声音都被精心捕捉、细腻地展现,使得作品中的每一个细节和层次都清晰可辨。这种精细的打磨过程不仅增强了作品的艺术表现力,而且凸显了室内乐独到的魅力。




铜管五重奏中的每位演奏家都展现了超凡的技巧与深刻的音乐洞察力。他们在保持各自音色特点的同时,也实现了音乐上的和谐统一。这种演奏方式要求极高的精确度和对音乐材料深入的理解,演奏家们显然已经将这些品质内化于心,外化于行。

这部作品的艺术价值在于它如何通过有限的乐器组合创造出无限的音乐可能。“魔笛”序曲在乐团铜管五重奏中的演绎,不仅展示了他们对于莫扎特音乐风格的自如驾驭,更体现了乐团在室内乐演奏领域的无限潜力。这种探索精神与精益求精的态度相契合,是对原作的一种创造性致敬,也是对室内乐传统的一次有意义的拓展。


贝多芬“木管八重奏,Op. 103”,是一部在艺术性和技术创新上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作品。创作于1812年至1814年间,属于贝多芬晚期作品,展现了他深层的音乐内省和精神探讨。通过采用木管八重奏这一独特的编制,贝多芬不仅凸显了每件乐器的个性和音色特点,而且通过丰富的主题材料和复杂的多声部处理,极大地拓展了木管乐器在室内乐中的表现力和技术含量。

音乐会上的木管八重奏由邓君(双簧管声部首席)、贺健(双簧管声部副首席)、郝光泽(单簧管声部首席)、刘韩宇(单簧管声部副首席)、符智尧(大管声部首席)、赵鑫(大管)、舒世豪(圆号声部副首席)、岳涛(圆号)八位演奏家组成。据双簧管首席邓君介绍:“在演绎这部作品时,对于贝多芬音乐风格的把握是重点,并且木管八重奏相较于常见的木管五重奏,因为声部的增加在配合上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当晚,木管八重奏的演奏家们以鲜明的节奏和清晰的音色启动整部作品,展现出贝多芬音乐中的活力与冲击力,并在快速复杂的乐段中保持音色的透明与层次的分明。当舞曲风格乐章展现舞台时,演奏家们牢牢把握着风格的演绎,在不失优雅的前提下,以完美的协调与合作,展示出木管乐器的华丽与绚烂。复杂的赋格段落中,演奏家们在多层次、多线索的复杂对位中保持着各个声部的清晰性与整体的平衡,成功地将贝多芬的音乐内省和精神世界传达给了观众。



据昆明聂耳交响乐团首席客座指挥孙一凡介绍:“古典主义时期的作品是提升乐团室内乐演奏技术的最佳途径。如海顿、莫扎特、贝多芬的作品,不仅对节奏感、演奏法的统一性及音乐风格的把握有着深远的影响,更被视为室内乐训练的经典教材。未来我们也计划逐步引入不同时期和流派的作品,以丰富我们的演出内容。”

昆明聂耳交响乐团的演奏家们对待每一场音乐会都无比重视,从排练到正式演出,他们始终坚守着“精益求精,一以贯之”的艺术信仰在室内乐音乐会上的表现无疑是对这一信仰的最佳诠释。不断追求音乐艺术的卓越是乐团演奏家们的执着信念,体现在他们对每一细节的精准把握,对每一次排练的全情投入,以及对每一场演奏的严格要求……他们不仅在技术层面追求完美,更在艺术表达上追求精深。正是这种对待艺术的严谨态度,以及不断自我超越的精神,使得昆明聂耳交响乐团的音乐会成为许多人心中的艺术坐标。这样的精神,同样会激励更多的音乐爱好者去追寻音乐的真谛,去探索艺术的边界。

本期撰稿:冯薇薇

注: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及作者姓名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