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聂耳交响乐廖勇聂耳交响乐团音乐会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演艺风采

心灵诗歌(图文)

           41日,《心灵诗歌》专场音乐会在春城剧院拉开帷幕。昆明聂耳交响乐团在本次交响音乐会上再续勃拉姆斯系列,并与帕格尼尼国际小提琴大赛金奖获得者黄蒙拉联合演奏,为春城观众带来了一场精妙绝伦的视听盛宴。

图片1.png

  41日也是西方传统的愚人节,指挥朱其元先生也跟观众开了一个小小的玩笑,并没有按照节目单上的顺序演奏,而是在勃拉姆斯的《D大调第二交响曲》中拉开音乐会的帷幕,让在场的观众沐浴在宁静、柔美、明朗的光辉之中。

图片8.jpg

 

  勃拉姆斯《D大调第二交响曲》作于1877年,和《第一交响曲》作成时间相距较短,但二者的思想内容和总的情绪特点却大不相同,《第二交响曲》完全不受《第一交响曲》的影响,基本上排除了紧张、严峻的悲剧性,抛开了热情而激昂的音调和阴暗而不安的色彩的结合手法,也就是说,不再以表现悲剧性和英雄性为主,是着力谱写一首纯朴感人的浪漫主义田园诗,有点像“日落时分的荷兰”风景画,或者说保持着古风的维也纳的诗意画页。第二交响曲共分四个乐章。第一乐章是一个奏鸣曲式的快板乐章。整个乐章充满了温暖的阳光,和煦的春风,有人形象地喻其为美妙的“落日余辉”,由此可以想象音乐中灿烂又不失温和、明朗又不失抒情的情绪。第二乐章,充分展示了勃拉姆斯卓越的复调思维才能,音乐表现了沉思、壮美的、严峻的情绪。第三乐章,复三部曲式写成,因其中穿插进两个乐段,因此又有点接近于回旋曲式。这个乐章是一首优美的小夜曲,它十分骄媚优雅,那奇特的节奏很自然地使人想到舞蹈的形象,或者说维也纳慢速度的连德勒舞曲。第四乐章,用奏鸣曲式写成,这是勃拉姆斯得意之作,它形象地再现了民间节日欢乐的五彩缤纷的画面,是一首充满坚毅力量和热情欢乐的终曲。

图片12.jpg

图片13.jpg

  音乐会的下半场由昆明聂耳交响乐团携手帕格尼尼金奖获得者黄蒙拉演奏西贝柳斯的《d小调小提琴协奏曲》。黄蒙拉,出生于上海,小提琴家。先后跟随张欣、俞丽拿教授、乔治.帕克教授  以及托马斯. 布兰蒂斯教授 学习小提琴,并先后毕业于上海音乐学院、英国皇家音乐学院和德国吕贝克音乐学院。2002年,黄蒙拉荣获第49届帕格尼尼国际小提琴大赛金奖,并同时获得了这届比赛中的“帕格尼尼随想曲演奏奖”和“纪念马里奥罗明内里奖”,被誉为“东方的帕格尼尼”。黄蒙拉技巧精湛、心理表现稳定、情感处理细腻,其演奏彰显出一丝不苟的严谨,并融汇了丰富的个性元素。著名的英国《留声机》杂志称赞“他的才华正快速的为世人所知”,他本次演奏的西贝柳斯作品《d小调小提琴协奏曲》,没有出现芬兰英雄史诗和神话传说,也没有遭受异族统治的怨怼,这是一部充满浪漫主义精神的杰作,被列入小提琴音乐的经典文献,是许多小提琴演奏家乐于接受挑战的曲目。《d小调小提琴协奏曲》写于1903年,经过两年多的修改润色,1905年公演。这首协奏曲刚刚问世的时候也和许多器乐协奏曲的经历一样,被认为技术上艰深复杂,后来经过演奏家的努力,解决了演奏中的难点,这首小提琴名曲才被广泛地接受。而黄蒙拉演绎的《d小调协奏曲》,不仅在技术上让人叹为观止,音色更是优美得让观众窒息,更具有强烈的浪漫主义气息。 演奏结束后,观众热情高涨,黄蒙拉再次返场演奏加演曲目,并多次谢幕表示感谢,为本次演出划上了一个完美的句号。

图片11.jpg

 

  黄蒙拉几乎与世界知名的交响乐团都有过合作,本次与昆明聂耳交响乐团的成功合作,不仅提升了昆明聂耳交响乐团城市名片的含金量,更为云南省的高雅艺术事业的发展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图片14.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