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波西米亚风吹到春城

编辑:发布时间:2022/05/14浏览人数:123人


今夜,波西米亚风吹到春城


《波西米亚之风》


5月13日,昆明聂耳交响乐团在昆明剧院成功上演了《波西米亚之风》交响音乐会。




作为云南省境内唯一一家职业交响乐团,我们与舞台和乐迷的久别重逢引起了社会各界的高度关注,演出现场可谓座无虚席、荜生辉。

 

常任指挥胡星宇携手我团演奏家,为广大乐迷上演了在古典音乐界兼具艺术性和可听性的波西米亚风格的作品。




上半场,上演了德沃夏克的《斯拉夫舞曲》,Op.46,第一首、第二首、第七首。这位被誉为古典音乐界的捷克音乐家代表之一的作曲家,同时也是跨入20世纪(1841-1904)的众多古典音乐作曲家中获得专业人士评价最高者。他在1887年37岁时发表的《斯拉夫舞曲》正是在勃拉姆斯的帮助下,以《匈牙利舞曲》的方式完成的一部为德沃夏克带来国际声誉的经典作品。


图|德沃夏克


第一首以极高的辨识度,带着斯拉夫民族热情勇敢的民族性格和典型的波西米亚音乐风格被众多世界级交响乐团推崇,近一百年来,无数次上演。第二首以些许柔情与前一首作品形成美好的反差,第七首依然是广大古典乐迷钟爱的“斯拉夫舞曲”之一。



我们可以在第七首的跳跃和欢快中,感受到德沃夏克在众多挑剔的乐评人中获得的赞誉实至名归。比如“德沃夏克是优秀的,同时也是引人入胜的,他的音乐直接源自波西米亚,其创造者是一位波西米亚小提琴家、中提琴家、管风琴家和指挥。

——【美】Phil·G·Goulding”

 

也许,作为资深的古典乐迷,提起德沃夏克,必然推崇他的《自新大陆交响曲》。然而,在这位来自捷克的音乐家,在他的人生经历中,不仅有波西米亚的音乐精华流动在他创作的旋律中,那是他对故土的眷恋;还有他在美国生活期间,对美国黑人音乐的兴趣和研究,也被他写入了弦乐四重奏的作品当中。




人们喜欢用形容舒伯特的那些形容词来形容德沃夏克:“自然独特的旋律”、“简”、“真诚”、“天真”、“甜美”、“忧伤”……由此,我们习惯将德沃夏克称之为舒伯特那种自然而优美的旋律的继承者,也是最富于创造力的民族主义作曲家之一。

 

同时,您还将欣赏到同样来自捷克的作曲家斯美塔那的经典作品。



图|斯美塔那


从年龄来看,他是德沃夏克的前辈(1824-1884),巧合的是:这两位为捷克带来国际影响力的作曲家都不是来自音乐世家。有人说斯美塔那的父亲从事酿酒业,也有人说他父亲是一家小旅馆的老板;至于德沃夏克,人们相对确定他的父亲是波西米亚内拉霍奇夫斯的屠夫和旅馆老板。


这两位波西米亚人都非常幸运得到了家人的支持,成为了我们当下热爱古典音乐的人们谈论“波西米亚”、“捷克”、“斯拉夫”等文化符号的重要支点。




今晚,当我们坐在与捷克相隔数千公里的昆明剧院聆听斯美塔那的《沃尔塔瓦河》,我们不仅听到了捷克独有的文化风情和艺术魅力,我们也能听到来自另一个国度的音乐家与我们共鸣的一种情感——爱国之情。




斯美塔那曾经离开祖国,前往瑞典,获得了斐然的音乐成就。5年之后,他回到了祖国,任职于布拉格。他深深地热爱捷克的历史、传说、民间音乐,《沃尔塔瓦河》便是他思乡之情和爱国之情的写照,同时也是一位深受李斯特、瓦格纳所倡导的标题音乐的忠实粉丝。



我们欣赏到的《沃尔塔瓦河》是由6首交响诗组成的《我的祖国》套曲之一。这部交响诗套曲诞生于波西米亚农村,充满了民间传说和民间音乐以及民间舞曲的韵律和节奏。作为浪漫派标题音乐的代表作之一,《沃尔塔瓦河》在世界范围内传递的不仅仅是浪漫派优雅、美好的审美方式,同时也在通过古典音乐向我们表达人类对故土和家乡的眷恋和热爱。

下半场是一首大部头的交响乐作品d小调第七交响曲,作品70,同样是德沃夏克的重要作品之一。这部阴沉而壮丽的大作品,在总体风格上展现出勃拉姆斯对德沃夏克在作曲技法和审美理念方面的诸多影响。自这部作品诞生以来,世界各大交响乐团都曾上演过这部作品,以卡拉扬指挥的版本速度稍快一些,但依然是德沃夏克所擅长的忧伤、真诚、甜美……

应广大乐迷的要求,昆明聂耳交响乐团精心准备的这场纯正的交响乐音乐会如久旱甘霖,滋润心田。昆明市公安局部分民警也应邀作为现场观众参与了本次音乐会,这也是我团对长期以来奋战在安全工作第一线的警务人员表达来自音乐界的慰问。经久不息的掌声和自然流露的喝彩成为了这座城市最动人的文化生活的画卷。




我们把诗人一般的作曲家斯美塔那和孩童一般纯真的德沃夏克介绍给春城的广大市民,和他们在这个五月的周末,共同拥有了一个美妙的夜晚。



对此,我们昆明聂耳交响乐团全体演职人员由衷地感到幸福和温暖。

期待与各位再次相聚在有古典音乐响起的时刻,我们不见不散!





下期精彩预告


昆明聂耳交响乐团全体演职人员

恭候您的莅临!

5月20日(周五)

20:0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