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回顾 |《致敬贝多芬》音乐会——以爱为名的双向奔赴

编辑:发布时间:2023/09/26浏览人数:1666人

精彩回顾 |《致敬贝多芬》音乐会——以爱为名的双向奔赴

9月22日晚,由青年指挥家林木森执棒昆明聂耳交响乐团2023-2024音乐季第二场《致敬贝多芬》音乐会在云南省大剧院奏响爱的乐音。作为该乐季“致敬”系列的开篇,本场音乐会以贝多芬创作中被古典乐迷们标记为“爱”的两部作品——《G大调第四钢琴协奏曲,作品58》《降B大调第四交响曲,作品60》作为爱的连接,将观众带回到贝多芬一生中那段恬静、幸福的时光……可见乐团在本季的选曲策划上,的确花了很多巧思。

    

   本场音乐会遵循“协奏曲-交响曲”的传统布局,上半场的《G大调第四钢琴协奏曲》由“第15届柴可夫斯基国际钢琴比赛”银奖获得者——华人青年钢琴家黎卓宇担任钢琴独奏;下半场上演的作品是被誉为“爱情交响曲”的《降B大调第四交响曲》。


 贝多芬的《G大调第四钢琴协奏曲》是一部在古典音乐史上颇具意义的作品之一。首先,贝多芬在该作品中对结构和形式上进行了创新,一改以往由乐队率先奏出第一主题的形式,而是由钢琴来独奏出第一主题;其次,这部协奏曲以其浪漫的风格和深切的情感而闻名,在音乐中能够体会到恋爱中的贝多芬所倾注的浓情爱意,深受古典乐迷青睐。


  当晚担任钢琴独奏的黎卓宇,在奏出第一乐章主题时就准确把握住了音乐性格,乐队各声部神采飞扬地紧随其入,将在场观众导向以“爱”为名的乐境。笔者是第一次在现场聆听黎卓宇的表演,他弹奏的乐音饱满晶莹,温润灵秀。在细微的处理上,都是经得起推敲的精致感,有着超乎年龄的理解力和表现力。“天花板上的触键”是乐迷对黎卓宇的评价,除了精湛的技术,他的演奏既有对作品严谨解读,又有对音乐理想的人文表达。在第二乐章——著名的钢琴和乐队的“对话”乐章中,弦乐与钢琴交织出真切的对话感,凝滞又张力十足。这段对话式的音乐结构不仅体现了钢琴和乐队之间优质的互动与合作,二者的完美合作在此乐章将情感的渐序层次用音乐表达得十分生动。黎卓宇的音乐个性在第三乐章中表现鲜明,笔者对比以往大师们演绎的版本,他的演奏更具有青春气质。在林木森的指挥下,整部作品充满了张力和生命感。当尾音落下,观众席掌声雷动,盛情下黎卓宇返场两次,先后演奏了格鲁克的《旋律》以及李斯特的《钟》,让今晚以“爱”为名的乐境凭添了更多诗意。



在大家的期待中,下半场的《降B大调第四交响曲》第一乐章以断奏的弦乐音阶开始,在弦乐组的渲染下显示出异常生动的青春活力和明媚色彩。巴松、双簧管和长笛先后奏出淳朴的对话旋律。在指挥林木森的调度下,这种突然的变化和强烈的对比,使得第一乐章充满了戏剧性的紧张感和刺激感。在大小调和声对置的色彩变幻中,充满了迷人的浪漫气质,也是贝多芬一生中恬静、幸福的底香味。弦乐奏出第二乐章的动机,宛若是海浪正拍打礁石,就如恋爱中丝丝甜蜜又夹杂着些许忐忑,体现出贝多芬对于爱情和生命纠结和沉思。这个乐章与贝八第三乐章的trio一起,常被用作“配器法”的研究材料。弦乐和木管乐器复刻出当时轻盈、活泼的气氛,具有浓厚的感染力。贝多芬在第四乐章为小提琴创作了一个不断旋转、绵延不断的旋律,在乐章的结尾,音乐达到了燃点,弦乐组演奏出线条斑斓、层理交错的画面感给观众带来了强烈的情感冲击,可窥见整个乐团拥有强大丰沛的能量以及高质的演奏水平......



    演出结束,观众们纷纷起身报以热烈的掌声,久久不愿离去,指挥带领乐团再次致谢。这场以“爱”为名的音乐会之所以能被观众如此认可,既是昆明聂耳交响乐团对古典音乐的敬畏与坚守,也是人们对“真善美”的向往与渴求。


 从乐者的角度来看,音乐作品的诠释需要精湛的技巧和深刻的情感投入。在此过程中,乐者会享受到表演的乐趣和创作的满足感,这正是他们致力于音乐事业的驱动源。换个角度,观众作为音乐活动的参与者,他们通过聆听和感受乐者所呈现的音乐,从中获得共情与疗愈,感受到乐者所要表达的情感和意境。同时,观众的热情和支持也是乐者们在艺术道路上不断精益求精的进阶动力。

     乐者与观众的双向奔赴,是一种相互影响、相互支持的关系。这种关系有助于促进音乐事业的发展和繁荣,能够让乐团和演奏家们更好地把握市场和时代脉搏,创作出更具有社会影响力和艺术价值的作品,为观众带来更加多元和深层的音乐体验。


结语

     

      乐者与观众的双向奔赴,是对音乐大师们最好的致敬。


(本期撰稿: 冯薇薇)

分享时刻------------------

原昆明聂耳交响乐团办公室主任、现昆明文学艺术研究院副院长高力关于“乐团2023-2024音乐季”随笔


  又见犹如初见

     秋渐深,天入凉,收获至。

     日子划拉的真快,眼睛一眨巴已经是我离开乐团后的第三个音乐季,不论境遇如何,聂交的音乐季始终是我的治愈时刻。过往几年每到秋深总有不顺意之事左右于我,恰此时,又总能收到老东家音乐季开幕的邀请,看来我这杯早该凉透的茶尚存些许余温,心中不胜感激,只可惜俗务缠身这几年总是遗憾错过,难道与聂交缘分本就这般合分交错,算了这般不堪皆因我而起不提为妙。     

      仔细观察新一季安排仿佛追求一种回归与拓展的共融。一面是一帮老朋友和一批传统经典作品回归;另一面却是一批青年才俊新朋友携手一批经典、原创作品的闪亮登场,艺术家选择稳妥老辣,初看节目单单就张昊辰、黎卓宇、刘云志、黄蒙拉、宁峰、高参、朱其元、杨天娲、沈洋、秦立巍等艺术家的出现已是令人瞠目结舌。细看胡星宇、尹炯杰、柴昊夫、林木森、孙一凡、罗维、莫漠、王致仁、刘晔等一批新时代青年艺术家的粉墨登场才是本季的重彩亮色。整套音乐季作品选择横跨古典、浪漫直至现代几大时期,但在细节中突出选择古典主义后期及浪漫主义初、中期等乐团成熟保留作品,技术难易注重平衡,乐团排演追求精致。实际是在团队原有基础之上再次追求提升以达破壁除垒的目的,可见乐团领导班子在塑造成熟职业乐团的路径选择实在勇气可嘉。

      特别想提一点,聂交的发展从来注重强力推动本土交响乐事业的发展。对本省作曲家、原创作品及艺术家向来推崇,本季“云南的骄傲”系列更是各方加持,由全套本省艺术家组成的晓耕先生合唱交响作品专场、尹炯杰指挥的刘晔影视音乐专场无不体现近年来云南交响世界的累累硕果,在我看来收获如此老东家功不可没。

      牵挂至此本该收声,而看着自己头顶稀疏发白的头发又起顾虑。按时间看,聂交近几年步入新老交替关键时期,一批扎实的艺术家即将在黄金年龄退居二线,是否青黄不接?是否圆满交替?心中总是时常挂记,好似刚到乐团时紧张的初见……

       因此,面对新一季我话痨依旧……

       毕竟,乐团于我入脑入心……

       所以,我们又见犹如初见!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