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回顾|原来,丁善德心中的彩云之南是这番绚丽多彩的模样!

编辑:发布时间:2021/11/13浏览人数:92人

精彩回顾|原来,丁善德心中的彩云之南是这番绚丽多彩的模样!


2021年11月12日,昆明聂耳交响乐团2021-2022音乐季“云南的骄傲系列之纪念丁善德诞辰110周年”音乐会如期在线上与广大乐迷见面。


这一场专程向我国古典音乐先驱,作曲家丁善德先生隆重致敬的音乐会,选用了他毕生创作的大量云南元素交响乐作品中极具代表性的两首。昆明聂耳交响乐团与艺术总监兼首席指挥黄屹、以及钢琴演奏家左章、小提琴演奏家刘睿、大提琴演奏家赵云鹏共同演绎,我们在云端的交响乐旋律中,听到了丁善德先生心中的彩云之南是如此绚丽多彩、如此奇幻瑰丽。

在向这位作曲家致敬的同时,我们也跟随他的音乐走进了属于他自己的彩云之南。


中国美学研究中有“眼中之竹”、“心中之竹”、“手中之竹”的说法,所谓“胸有成竹”的说法也为大众所熟知和接受。当一位艺术家对于眼见之物,通过自己的艺术形式进行创作和表达的时候,我们不妨试着去想象丁善德先生在创作今晚上演的这两首云南元素交响乐的时候,他眼中的云南和他心中的云南,还有他用作曲技法创作出来的云南,是如何一步一步地飞跃和升华,进而成为今晚4万多名在线乐迷所欣赏到的艺术作品?



从两首作品的整体色彩来看,不难想象,丁善德先生眼中的云南一定有着极为丰富和绚丽的色彩。他把最善于表现音乐色彩的管乐、打击乐声部进行技术性地放大,耳朵里听到的便是一副浓墨重彩的云南风光,就像云南画派最擅长的版画和重彩画一样,让人一见倾心而后无法忘怀。
丁善德先生心中的云南有着美不胜收的民族音乐元素,每一段旋律都有极高的识别度。这种音乐元素的美,早已融入他的内心(作曲家独有的内心世界),那些旋律在《C大调小提琴、大提琴二重协奏曲》中,通过大提琴、小提琴一唱一和、交互登场,把他心中的云南音乐元素放进他的交响乐作品中。我们听到的是全世界通用的音乐语言,讲述着云南的故事,勾勒出云南的画卷。或者说,丁善德的这首作品是一副用西方油画技法描绘的云南风光。


中场休息的15分钟,因为现场没有观众,线上直播暂停15分钟。演奏员稍作休息之后,纷纷来到舞台上为下半场曲目做准备。


期间,有人在练习下半场的曲目片段,有的演奏员偶尔会有交谈,他们大部分都是云南本地人,用云南话交流演奏的感受。这样的场景让人心生暖意:丁善德先生写云南的作品,今天由云南的乐团来演,这是否代表着某种意义上的回归?这也许是我们向丁善德先生致敬的最好的方式——昆明聂耳交响乐团让丁善德先生的云南元素交响乐回到了故乡。





下半场的《B大调钢琴协奏曲,作品23》由青年钢琴家左章担任独奏。她展现出了女性独有的细腻和柔美。我们也从这首作品中,领略到丁善德先生作品中的云南,不仅有绚丽的自然风光,还有独特的人文景观。

第一乐章的开篇,钢琴和乐队同时起拍,热热闹闹的欢乐场面真像是云南红河州少数民族的盛大节日,音乐织体传达出来的温度都让人想起红河州的夏天。钢琴的旋律在一片热闹的场面中脱颖而出,而后与乐队的背景音乐玩起捉迷藏一样的互动。左章弹奏出的钢琴旋律宛如一个活泼、热情的少数民族小姑娘,纤细而有力,羞涩而又朝气蓬勃。


随后的慢板乐章显然是左章的强项,有那么几分钟让人走神,思绪被钢琴的旋律和乐队柔和的铺陈带去了某一个恬静幽丽的云南村落。也许,丁善德先生在创作这个乐章时,他的思绪也可能在云南的某个村落里飘荡。他用音乐,这种既能虚无缥缈也能包罗万象的语言描述了一种最难以表达的感受。这种感觉,如同《丢手绢》这首儿歌很容易带你回到幼儿园做游戏的情景。

丁善德先生创作的这首钢琴作品有他最深厚的作曲功力的体现,毕竟中国琴童有很大一部分都弹过他创作的《儿童钢琴组曲》,那些充满童趣和生命力的旋律都是作曲家内心世界最纯真、最自然的表达。我们在钢琴和乐队的互动中,听到了丁善德作品中的云南。而作品才是我们了解作曲家内心世界最好的途径。
今晚的春城剧院没有观众,但这并不影响5.51万(音乐结束时,观看直播的观众人数)热爱古典音乐的朋友和我们一起共同聆听丁善德先生的作品。但愿,今晚我们昆明聂耳交响乐团全体演职人员和三位独奏家向丁善德先生的致敬,将他对云南这片土地的热爱,通过交响乐线上直播的方式传递给了更多的人。


文稿\排版:冯乙历

审  核:李卫东

昆明聂耳交响乐团新媒体中心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