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回顾|杜天奇与昆交的“浪漫经典”上演了浪漫的瞬间(文末有彩蛋)

编辑:发布时间:2022/05/21浏览人数:176人

精彩回顾|杜天奇与昆交的“浪漫经典”上演了浪漫的瞬间(文末有彩蛋)


浪漫经典

5月20日,昆明聂耳交响乐团在春城剧院如期上演“浪漫经典”交响音乐会。

 

随着嘹亮的号角声响起,被誉为浪漫派先驱的德国作曲家卡尔·马利亚·冯·韦伯传世经典之作——《奥伯龙》序曲,为春城乐迷拉开本场音乐会的帷幕。观众静静地聆听这来自德意志民族的浪漫派作品,或许一看到韦伯名字,便会情不自禁地想起他最为著名的钢琴作品《邀舞》。




然而,这首《奥伯龙》序曲却以清新、嘹亮的风格再次加深了我们对德式浪漫的理解。作为本场音乐会上半场的曲目,众多乐迷在翘首以盼的热烈掌声中,迎来了中国青年钢琴家杜天奇的闪亮登场。




出生于1992年的杜天奇,作为我国著名钢琴家但昭义先生的弟子,不仅从小跟随恩师习得了钢琴演奏的精髓和要义;更是在美国深造期间,跟随另一位华人钢琴教育家刘孟捷先生继续提升个人对古典音乐的理解。


对于今天他所演奏的作品——法国作曲家莫里斯·拉威尔,G大调第一钢琴协奏曲,作品83,是他作为职业钢琴家艺术生涯中的一首新作品。我们最早认识他,是他如古尔德一般的演奏神态,以及“杜天奇式”的《哥德堡变奏曲》为美国乐评人高度评价。然而这次演奏印象派风格的音乐,和乐队一起演绎出古典音乐从复调-古典-浪漫一路走来,拐进十二音体系、无调性音乐的另一片天地中,绽放出现代音乐因时代变迁而具有的工业文明的金属光泽。




一场名为“浪漫经典”的音乐会,有一首莫里斯·拉威尔,G大调第一钢琴协奏曲存在,可谓实至名归。还有什么能比这首钢琴协奏曲的第二乐章更浪漫、更像是内心独白、更像是自言自语的梦境呢?


调性音乐的方正和稳定感被印象派音乐中看似随意出现的光影和看似不规则的音乐色彩代替,以自由的流动性在空气中飞舞。


这首作品也是首次在春城剧院上演,现场观众沉醉其间的美好,就像大家聚在一起,共同阅读一本弗吉尼亚·伍尔夫的小说——意识流的随意和自由,无拘无束的奇思妙想在脑海里划出涟漪,掀起风浪。这些涟漪和风浪在第三乐章中,以一种戏谑的爵士乐风格出现,同时也透着李斯特辉煌大气的钢琴技巧。


杜天奇在钢琴上弹奏的最后一个音符如同掌声和欢呼声的启动键,刚一按下,观众席即刻沸腾。这是杜天奇再次登上春城剧院的舞台,为广大春城乐迷献艺。

打破寂静的掌声换来了他的返场曲,毫无悬念地上演了巴赫的作品。




 图|杜天奇与乐迷


我团的资深乐迷一定还记得一周前,在昆明剧院上演的那场“波西米亚之风”,整场捷克作曲家的音乐作品将波西米亚音乐的美好奉献给春城乐迷。今天的“浪漫经典”下半场延续了“波西米亚之风”的余韵,上演了安东尼·德沃夏克的G大调第八交响曲,作品88号 。




在德沃夏克所有交响曲中,这一部的内容最接近他个人的内心独白,同时也是最具有交响诗特征的一首作品。同时,您也会听到这首作品与《自新大陆》稍显不同的音乐风格,四处皆是波西米亚的田园风光和民谣旋律。当德沃夏克获得国际声誉之后,民族乐派也随之独树一帜,G大调第八交响曲也随之成为了各大交响乐团争相上演的重要曲目之一。




本场音乐会从德国的早期浪漫主义音乐开始,以法国印象派音乐作为高潮部分,结束在捷克的民族乐派辽阔深邃的壮丽诗篇。





指挥胡星宇与我团演奏家共同在不同的音乐风格中游走,为现场观众带来的,不仅仅是一场身在春城的视听盛宴,还有一个充满爱意的浪漫瞬间,在音乐会结束之前浪漫上演。


为我团奉献了整个青春,即将退休的李卫东副团长,携手跟他一样即将退休的小提琴演奏员凌冰,以及已经退休的大提琴演奏员杨艺涛,在胡星宇指挥的热情邀请下,上台接受全体观众和乐团成员的掌声和致意——感谢他们用青春和热情,为云南交响乐事业做出的贡献。




而后,乐团演奏员为现场观众奏响了《乡村骑士》间奏曲,包含深情和爱意的演奏,令这首返场曲充满了前所未有的浪漫和感动。

这场事先设计,却严格保密的真爱瞬间,出其不意,令人动容,让人泪目——台上和台下的掌声和欢呼声连成一片,一阵爱和暖意在音乐会现场掀起巨浪,难以平复。


昆明聂耳交响乐团全体演职人员倍感幸福,我们不仅用高品质的交响乐装点了这座城市的文化生活,也为这看似平淡的生活带来了一个不平凡的美好夜晚。



现场观众


-END-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