攀“峰”无极限——昆明聂耳交响乐团再度携手著名小提琴家宁峰以“指挥+独奏”身份《致敬古典》

编辑:发布时间:2024/05/21浏览人数:1403人

      回望世界音乐舞台,内维尔·马里纳 Neville Marriner、 洛林·马泽尔Lorin Maazel、马里斯·杨松斯 Maris Jansons、平夏斯·祖克曼Pinchas Zukerman等音乐家都曾以指挥与小提琴独奏双重身份在音乐会中“自指自拉”,他们超凡的艺术才华不仅丰富了古典音乐的表现形式,更呈现了不同维度的音乐之美。



      2024年5月17日晚8:00云南省大剧院音乐厅,“帕格尼尼”冠军、著名小提琴演奏家宁峰再度合作昆明聂耳交响乐团,亲自执棒乐团共演2023-2024音乐季《致敬古典》音乐会,并在莫扎特“D大调第四小提琴协奏曲”中展现“自指自拉”的双核技术,将他对音乐的极致追求与对艺术的深度理解转化为“高能”,携手乐团艺术家演绎莫扎特、贝多芬的三部古典音乐杰作,为春城乐迷带来全新、震撼的音乐体验。



      宁峰,是中国最受瞩目的独奏家之一。他曾在2006年斩获“帕格尼尼国际小提琴比赛”冠军,被西方媒体誉为“一个伟大的天才,一个无与伦比的小提琴家,当今世界帕格尼尼作品的最佳演绎者”。作为享誉全球的小提琴家宁峰以其音乐中饱满的抒情性,天生的乐感和令人叹服的演奏技巧受到国际乐坛的广泛认可。《华盛顿邮报》曾经盛赞宁峰有着“奶油一样细腻质感的音色和真实的情感”。作为昆明聂耳交响乐团的老朋友,宁峰再度回归昆明聂耳交响乐团舞台的消息引得乐迷们从四面八方纷至沓来。笔者刚落座就觉察出“异样”:音乐厅内,未来得及换下校服的琴童与前排和楼厅都有手持望远镜严阵以待的乐迷,无不显示出观众们对于这场“高能”音乐会的重视以及渴望见到“偶像”宁峰的热切期盼。


     《魔笛》序曲不仅是莫扎特音乐生涯中的重要作品,也代表了18世纪古典音乐的最高成就,至今仍然是世界各大音乐会上频繁上演的经典曲目。宁峰在指挥作品时准确把握了作品的奏鸣曲式结构,庄严肃穆的引子之后,明快活泼的呈示部得到了充分的展示,为整部作品奠定了情感基调。他对乐团各声部的平衡控制、对古典音色的细致塑造,以及对作品结构和旋律线条的清晰勾勒,让这部作品呈现出历久弥新的生命力。在宁峰的指引下,乐团精彩地诠释了《魔笛》序曲中寓意深刻的主题,如智慧对抗愚昧、光明对决黑暗等,赋予了音乐以戏剧性的紧张度和画面感的意境。宁峰在指挥中展现出对莫扎特作品风格的尊重,并没有额外地添加个人的风格,而是专注于忠实再现作品本身的气质和精神,为观众带来了既纯粹又具有内涵的艺术享受,彰显出他对古典音乐传统的深刻理解,体现了他以指挥家身份将古典音乐与现代观众连接的能力。


      当宁峰带着1710年斯特拉迪瓦里小提琴“维厄当”步入乐队中央,意味着“魔弓”时刻开启:宁峰在第一乐章中的演奏充满了力量与精确性,他的技术完美无瑕,所演奏的小提琴呈现出“高贵”“丝绒般”的音色,极富表现力。他在演奏中通过眼神、转身等肢体语言巧妙地将乐队与独奏小提琴之间的对话处理得既有张力又不失和谐。第二乐章中,宁峰的演奏变得内敛,他的音色温暖而纯净,将行板的抒情美展现得淋漓尽致,体现了他对莫扎特细微情感的把握。第三乐章里,尽管这一乐章节奏明快、气氛热烈,但宁峰依然保持了他特有的克制和精细,确保了古典音乐风格的清晰与准确,也展示了他作为享誉全球的小提琴家的成熟与深度。



      在乐迷和观众的炽烈喝彩中,宁峰回馈了《J.S.巴赫G小调第一号无伴奏小提琴奏鸣曲,BWV 1001》第一乐章,柔板。宁峰对于复杂的对位旋律线条的处理极为精准,他能够在保持多声部独立性的同时,展现出它们之间的和谐与交互。他的演奏清晰地表达了主题与对题的相互交织,以及内声部与外声部的对话。在维持巴赫作品所特有的复拍子韵律基础上,宁峰巧妙地运用了微妙的节奏弹性,既不失巴洛克的韵味,又增添了一种自然的流动感。宁峰曾以全套形式挑战巴赫《六首无伴奏小提琴奏鸣曲与帕蒂塔》这一“小提琴圣经”,今晚的现场体验让笔者瞬时理解为何乐迷将宁峰的演奏称之为“行走的CD”。


      乐迷观众执着的掌声再度迎回宁峰加演了帕格尼尼“a小调第24号小提琴随想曲,op. 1 no. 24”,此曲也被广泛认为是这一系列作品中最复杂、技术要求最高的一首。宁峰今晚的演奏展示了无与伦比的技术掌握和精确度:他在快速的音符串和复杂的琶音段落中保持了清澈的音色和精确的音准,同时在难度极高的跳弓和左手拨弦技巧上表现得轻松自如,叹为观止,不仅满足了乐迷对于这场高能盛宴的所有期待,也再次证明了宁峰在当代小提琴演奏家中的卓越地位。




      下半场,宁峰放下“魔弓”,再次执棒指挥贝多芬“D大调第二交响曲,Op.36”时,将他对古典音乐的深刻理解与整个乐团的把握完美融合。在第一乐章中,宁峰准确把握了双呈示部的结构,使乐团清晰地展现出两个主题的对比与张力。他的指挥既保持了节奏的明快与活泼,又不失对宽广抒情旋律的渲染。在宁峰与昆明聂耳交响乐团的合作中,作品中每个新动机的出现都被清晰地呈现和精确的把握,乐团艺术家表现出高度的表现力和敏感,以及对音乐结构逻辑的深度掌握。宁峰的指挥不仅保持了音乐的连贯性和结构的完整性,他通过引导乐团艺术家对于调性和声变化的帷幄,与乐团塑造了作品整体音响效果的和谐与美感。余音落下,全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这是对宁峰以及昆明聂耳交响乐团精湛演出的肯定,也是对贝多芬这部不朽作品的致敬。



     演出结束后,场外的“宁峰签售会”迅速成为另一种引人注目的盛况。乐迷观众们的热情和期待汇聚成了长队,期望与宁峰的互动来延续美好体验,这种情感的延续就是对《致敬古典》音乐会成功的最佳证明。翌日的社交平台上,有乐迷对宁峰演奏的高度赞赏,也有乐迷“炫耀”从1710年的斯特拉迪瓦里小提琴“维厄当”中感受到了伟大音乐家们留在琴弦上的余音。这把珍贵的小提琴曾见证了无数音乐巨匠的辉煌时刻,更见证了宁峰在艺术理想中不断超越自我、攀峰无极限的努力与成就。

撰文:冯薇薇

注: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及作者姓名




156